人类持续的科技创新,应对升级的病毒战役
 
病毒战役不断升级,科技创新迎难而上

人类持续的科技创新,应对升级的病毒战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欧洲历史上破坏性最强的战争之一。

在这次大战中,人类拥有了许多"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坦克战、第一次毒气战以及超级重炮的第一次登场。

为了让人们牢记这些血和泪铸成的"创造力",历史总是不吝篇幅地记载战争的残酷:共有6500万人投入战斗,受伤人数高达2000万人,死亡人数共计1600万。

然而战争背后更大的危机还在酝酿,比一战造成的伤亡数字还要触目惊心的是,这个在一战末尾发生的似乎并未被太多人所熟知的全球性疫潮——西班牙流感*。

这场流感病毒不断升级并扩散,导致全球5亿人感染,造成了大约2000万人死亡,更有学者认为这个伤亡数字高达5000万一1亿。迄今为止,"西班牙流感"仍被视为最致命的自然事件之一,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灾难【1】。

在病毒面前,人们的束手无策显得极为可怕。

为什么病毒的不可控性如此之高?杀伤力又如此之大?

这主要在于病毒的天性是喜欢变化、容易变异的。

达尔文的进化论告诉我们,在自然界中不具有进化优势的基因会被逐渐淘汰掉,不具有进化优势的物种会被清除掉。病毒也是如此,在与人类在不断的相互影响中共同进化。这对于人类的医疗科技来说,与变幻莫测的病毒博弈无疑是一场巨大的挑战:要在短时间内识别不断变异进化的病毒,后续才能有效地控制病毒,为健康安全提供保障。

在人类与病毒搏斗的进程中,有些恐怖病毒,似乎已经被彻底控制:

人类与病毒的博弈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早在3000年前,人类就有了天花这种传染病,科学家从木乃伊考证出西元前1000年统治埃及的法老拉美西斯头部就有天花疤痕。大约到了6世纪,欧洲也出现了天花,接着殖民者又把它带到了美洲大陆,17、18世纪天花在西半球肆虐。疫苗是人类历史上对抗病菌的一项里程碑式的伟大发明,威胁人类数百年之久的天花病毒就是在牛痘疫苗的接种下得到完全防治。在1979年10月26日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世界已经消灭了天花病毒【2】。

然而,正当全球的病毒专家苦心探究对抗之道的同时,新的变种病毒却又不断的出现,21世纪,人类依然面临许多新的病毒危机。为了应对这不断升级的病毒"战役",雅培也一直坚持科技创新,只为及时迅速地提供迅速诊断解决方案:1978年率先推出了测试甲型肝炎试剂技术;1985年研发了世界第一个艾滋病毒检测试剂;1995年首个推出的化学发光系统PRISM技术用于支持血站的血液筛查。通过雅培基金(Abbott Fund)与坦桑尼亚的政府合作项目,以科学安全的检测技术、诊断服务、和系统现代化,加强提升该国的医疗体系,改善受艾滋病(艾滋病毒)影响的弱势群体的生活,让更多的坦桑尼亚人过上充实精彩的生活。

虽然人类在医疗健康方面的微生物防治技术发展其实已经比较先进和完善,但不断变化的病毒和细菌依然能够震慑我们。如果把目光投向全世界,西非的埃博拉病毒、H7N9型禽流感、美洲的寨卡病毒……世界传染性疾病的爆发数量逐年上升,自1980年来,每年突发的病毒性传染疾病增加了3倍【3】。

面对新兴病毒的挑战,人类需要做好随时"应战"的准备: Abbott雅培与美国著名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早在2009年共同成立的"病毒诊断与发现中心"(VDDC) 【4】,以发现和分类新型病毒、完善现有传染病项目检测试剂以及开发新的诊断试剂为目的,率先开展了"全球病毒监测计划"。

目前,该惠及全球的医疗健康项目已经建立并储存了超过7万例HIV和肝炎病毒样本,是世界上庞大的病毒库之一。用于监测世界各地新发现的HIV和肝炎病毒株, 并使用深度测序和超快速病原体识别技术对其进行识别和分型。一旦发现了新的病毒株,科学家们将立即开启病毒样本库校对,尝试检测到这些新病毒。有了庞大的病毒样本库支持,好似在无形中用科技布下一张"天罗地网",旨在紧跟不断更新的病毒突变,让"狡猾善变"的病毒无处遁形,守护人类健康,帮助人们精彩生活。

美国《时代周刊》上,报道过这样一个令人鼓舞的消息: 一名叫Joshua Osborn的14岁男孩感染了一种未知病毒,导致他持续头痛和高烧。更为棘手的是,历经几个月的检查都未能找到病因。几近绝望时,主治医师将男孩的脊髓液和血液送往了"病毒诊断与发现中心(VDDC)"。在能够于30分钟内分析和阅读病毒100万次的诊断技术帮助下,Joshua开始接受对症下药的治疗,4周后奇迹般地渐渐恢复了健康。

不惧病毒变异转移的特点,雅培科技创新的诊断技术就好比一个行动迅速的经验丰富的"病毒猎人",能够及时对病毒进行识别,筛选和跟踪,在肉眼无法看见的战场为人类的生存而战。

诊断技术不仅能对病毒进行识别防控。根据调查显示,近70%的医生医疗健康决策是受到诊断结果的影响的。 因此精准的检验结果,可以帮助到为病患治疗的医生更好地判断和实施诊治方案【2】。

雅培科技创新的诊断技术,涵盖了实验室、快速诊断、及一系列疾病检测试剂。包括在医院的中心实验室施行的生化及免疫诊断和血液学分析;还有实时临床监测数据床旁快速诊断科技;一系列试剂以及为遗传染色体、传染性疾病、肿瘤诊断提供精细化诊断的分子诊断技术。雅培在疾病的早期发现和治疗检测领域,推进着诊断领域的医疗健康革新;先进诊断技术帮助让检测更全面,结果更精准和快速。

雅培拥有其强大的诊断检测实力,诊断领域涉及传染病疾病、慢性病、肿瘤等重大疾病诊断及血液筛查领域。不仅为全球血液供应的安全提供保障支持,也以新型医学诊断技术满足世界各地不同专业、不同规模的实验室需求。帮助人们和医务人员做出及时、合理的医疗决策,守护人们的健康。

作为知名的医疗保健公司,130年来,雅培不断创新,探索新的改善健康的方法,从营养品、诊断、医疗器械、到药品——涵盖生命的不同阶段,帮助人们管理健康,支持人们健康的生活,为生命创造更多可能和精彩!

*发源于美国.但当时因为西班牙媒体最先报道了疫情.所以被称为西班牙流感


参考文献
【1】1918大流感的历史警示 [期刊论文] 《科技导报》 ISTIC PKU -2009年9期黄永明HUANG Yongming
【2】流感百年:20世纪流感大流行的回顾与启示 [期刊论文] 《医学与社会》 ISTIC -2010年11期曾祥兴李康生
【3】THE ROYAL SOCIETY < Global rise in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 outbreaks>
http://rsif.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content/11/101/20140950
【4】https://www.ucsf.edu/news/2009/06/4253/ucsf-and-abbott-launch-viral-discovery-center-mission-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