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健康|"心路拥堵"有多可怕?
 
开启心血管健康管理,让身体不再"拥堵"

心血管健康|"心路拥堵"有多可怕?

心血管健康|"心路拥堵"有多可怕?

每到周末下班的时候,心里满溢着期待与喜悦。归心似箭的心情如果遇到了堵车,就像被按了暂停健,让等待时间无限延长。这种心塞的交通状况,我们不仅在生活中会遇到,在身体里可能也会出现相似的情形。

身体内的【道路拥堵】为哪般?

在我们的身体中,有一条高速公路,叫冠状动脉,它专门负责给心脏供应血液,因为心脏需要全天做工,所以冠状动脉必须确保将心脏急需的血液及时送到。

然而,这条高速公路也难免出现"堵车"的情况。在我们身体里,脂质、血栓、纤维组织等形成的斑块变成路障,导致这条道路变得愈发狭窄,相应送达到心脏的血液量就会越变越少,仿佛是体内的"交通事故"——被通常称为"冠心病",全称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一旦这条路彻底堵塞,会导致急性心肌梗死,危及生命。【1】

有【事故】也需应对得当

  • 绿灯:防止【路障】出现,保血管畅行

冠心病的发病机制非常复杂,涉及到代谢、遗传、环境等各个方面,并没有一个单纯的病因。但是经过研究,目前已经明确了一些冠心病的危险因素,如:长期吸烟、糖尿病、超重肥胖、高血压,它们可能会让冠心病的发病概率大大增高。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尽量避免这些危险因素,坚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养成定期体检的习惯,及时预防科学监测,科学且全面地掌握自己的健康状况,尽量不要在血管内创造"路障",才能让血液顺利抵达心脏。

  • 黄灯:【道路】轻度拥堵,通过药物来缓解

路障已经形成,道路也开始渐渐有了拥堵的趋势,这种时候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你的初级路障清理工已上线——开始服用阿司匹林、他汀类等的长期药物来治疗,结合科学合理的生活方式进行疏通。

《中国冠心病防治策略》指南推荐所有稳定性冠心病患者均需行生活方式干预、饮食指导及给予他汀类药物治疗。抗血小板治疗可预防心肌梗死并降低冠心病患者死亡,如无禁忌应每天服用 75 ~150 mg 阿司匹林; 如存在阿司匹林不耐受或禁忌,可用氯吡格雷替代。通过以上药物合理疏通,来避免冠状动脉进一步狭窄,预防心肌梗死出现。【2】

  • 红灯:严重堵塞,支架技术来【开道】

当冠状动脉这条高速路,出现血管狭窄的情况时,可以通过放入支架来将狭窄解除了。

冠心病介入治疗,就是俗称的「心脏支架」的手术

将金属导丝和导管穿过病人的桡动脉(手腕处)或者股动脉(大腿根部)等血管,沿着血管一进入冠状动脉,穿过狭窄或闭塞的部位,用一个可充气的球囊将这里扩张开,用一个特殊的管状金属网架撑住扩张的部位,保持冠状动脉的开放。

这种方法可以用于改善严重狭窄的冠状动脉,更可以用于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急救——在发生心肌梗死的一定时间内,放入支架开通闭塞的血管,能够尽可能挽救濒死的心肌。

  • 此路不通,另辟出路:心脏搭桥来助力

对于已经发生心脏梗死或者慢性闭塞的,说明此路不通,我们就需要另外拓展一条道路,重新建立一根血管作为旁路(搭桥),恢复相应心脏部位的血液供应。

心脏搭桥,学名叫「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

顾名思义就是,用一根另外的血管,在冠状动脉这条「堵塞的高速公路」旁另建一条路,这样,就可以用「绕道通行」的办法,重新向心脏运输血液,开拓另一条"高速公路"。

冠心病,作为我们的血管内交通事故,其实并不少见。根据 2013 年版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心血管疾病已成为中国第一大疾病死亡原因,每年大约 350 万人死于心血管病,即每天 9590 人,也就是约每 10 秒就有 1 人死于心血管病。【3】

如今,医学科技日新月异,治疗方法也不断更新,面对这场我们体内的【交通拥堵】,不应该选择逃避忽视,而是要采取正确的解决途径,利用前沿科技的力量来疏通心血管"道路"。

一直以来,在心血管健康方面,雅培拥有前沿的解决方案。雅培专注于改善冠状动脉疾病,心律失常,房颤,心力衰竭,结构性心脏和外周动脉疾病的方案,帮助人们恢复健康。

作为全球知名的医疗保健公司, 雅培多元化创新的科技医疗领域包括心血管技术、血糖监测科技、高质量成熟药品、均衡科学营养、健康诊断科技和神经调控技术,涵盖生命的不同阶段,支持人们科学管理健康,活出生命精彩!

资料来源:
[1] MAK KK,HO SY,LO WS,et al.Health-related physical fitness andweight status in Hong Kongadolescents[J]. BMC Public Health,2010,10: 88
[2] LuchsingerJA, Patel B, Tang MX, et al. Measures of adiposity and dementia risk in elderlypersons[J]. Arch Neurol,2007,64:392-398
[3] https://www.sohu.com/a/225587144_813277
[4]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艾滋病学组制订 - 《中华传染病杂志》- 2006年2期